万搏体育篮球赛事-对历史的傲慢 对现实的偏见

  对历史的傲慢 对现实的偏见

  【鸣镝】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选择尼克松图书馆这一特殊地点发表对华政策演讲,显然是蓬佩奥想要达到某种戏剧性效果:即由他亲手“埋葬”自尼克松开始的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在这一讲话中,蓬佩奥的政治野心暴露无遗,他效仿1946年丘吉尔“铁幕演说”,试图在中美关系的历史中植入自己的政治野心,甚至企图“宣告两国关系的一个新阶段”。

  为避免显得太心急,蓬佩奥在向尼克松“开炮”前特意对其夸赞了一番,称其当年的对华政策符合彼时美国人民利益。蓬佩奥也不忘引述尼克松1967年发表于《外交事务》杂志上的文章,但对尼克松所写的“长远来看,我们确实不能将中国遗留于世界大家庭之外”一句带过,重点放在了讨论“引诱中国改变”这一目标。蓬佩奥认为,美国政策制定者对中国施以接触政策,结果却让中国发展壮大,而并未产生美国想要的“改变”,因此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彻底失败了。蓬佩奥摘取尼克松文中的一句“除非中国改变,否则世界不可能安全”作为逻辑起点,再用大段文字渲染所谓“因为中国未发生美国预期的‘改变’,使得世界处于不安之中”,由此得出结论:美国应彻底改变对华政策,美国与其所谓“志趣相投”的国家应联手遏制中国。

  按蓬佩奥的逻辑,他对尼克松政府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诋毁似乎是要完成尼克松的“遗志”——九泉之下的尼克松若得知蓬佩奥这番讲话,恐怕会哭笑不得。当年他与基辛格访华破冰,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所带来的地缘政治格局变化何尝不有利于美国自身?尼克松之后历届政府对华采取的政策背后,难道都是美国早已站在某个理想中的位置,等待着中国发生朝着美国的方向靠拢的“变化”?除了为攫取政治利益、配合党派斗争而不择手段外,蓬佩奥讲话的牵强逻辑也展现了其“故意对历史无知”式的傲慢。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在蓬佩奥讲话后刊文批评其对中国、对尼克松、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一无所知。哈斯不仅替尼克松出了口恶气,还指责本届美国政府正在与美国外交传统“危险地背道而驰”。

  1972年随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美国前资深外交官查尔斯·弗里曼(中文名傅立民)日前也表示,蓬佩奥日前的演讲歪曲了美国对华接触政策的历史与现实,企图重拾美国早已摒弃的对华敌对政策,他的演讲是美“反华运动”的组成部分。傅立民说,美国对华接触政策总体上很成功,巩固了全球均势,维持了和平,美中两国的合作还对冷战的终结起到重要作用。“显然,那些没能意识到这一点的美国人过于怀念冷战,以至于想重启一场新冷战。”傅立民强调,尼克松并没有想要改变中国。“那些不了解接触政策成果的人称该政策未能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然而这从来不是接触政策的意图。”美国对华接触政策也并未试图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中国改革符合美中两国和全球利益,中国已是全球商业体系中不可替代的部分。

  事实上,被蓬佩奥引述的尼克松《越战之后的亚洲》一文的核心根本就不是“改变中国”,而是美国应适应亚洲及世界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尼克松在文中写道,“军事安全最终将让位于经济和政治稳定。当今世界正发生的急剧变化的效果之一,是静态的稳定不复存在,而只会有动态的稳定。一国或一社会若不能顺应变化,则将处于分崩离析的危险之中。”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也正因此而成为一次在错误的地点进行的错误讲话。刻舟求剑的蓬佩奥注定成不了丘吉尔,根源就在于他和他所在的政府在对中国发展的顽固偏见中误判了时代,误判了潮流。

  尼克松在执政期间改善对华关系顺应了当时的世界变化,服务了美国国家利益。中美建交四十年有余,两国所获得的发展机遇与民生利益都并非对方所赐,而是中美合作本身顺应了经济全球化等重大世界性变化。但是发展与变化也意味着调整和适应。中国的发展并不以挑战既有世界秩序为前提,但由多方共同引导驱动的全球化将促使世界格局趋向更加公平合理。这意味着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不可能简单地延续,势必会面临一定的调整。若美国不能摆正心态,则不免放大朝野的焦躁不安,尤其是引发担心自身霸权被蚕食的恐惧。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使世界秩序加速变化,也使全球化遭受重大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蔓延、几乎波及所有国家和地区,这一现象本身正是全球化的明证。只是疫情一度放大了全球化的消极面,使部分在全球化利益分配中感受不公的国家和人群的抱怨进一步增加。此外,由于特朗普政府面对国内政治、社会分裂、党派恶斗加剧,以及疫情防控不力等一系列国内问题上的“惨败”,实在太需要放出一个类似于发动冷战的“大招”,企图以此整合国内利益并找回美国的自信。

  蓬佩奥的讲话虽然荒谬,但我们也能从中读出一些线索。首先当属看清美国一些人遏制中国发展的野心和图谋。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走势恐难因政党轮替而彻底易辙,尤其是蓬佩奥等政客已在挑唆意识形态对立,铆定共和党对华政策方向,同时给民主党对华政策“挖坑”。二是我国过去几十年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没有因为美国实施接触政策而变得“更像美国”。当前美国对华战略竞争之下,我们也不能因为与美国缠斗而变得“像美国”,否则便可能正中美国一些人的下怀,将中美关系推入更加复杂和危险的对抗中。三是从蓬佩奥讲话所招致的众多批评中,我们应看到美国为冷战招魂乃逆世界潮流之举,故不必对当前美国试图构建的对华“遏制阵线”过度焦虑,但也要合理预计美国乃至世界更大范围内的国家对包括中国快速发展在内的世界格局变化出现暂时性的不适应,要尽力避免制造迫使其他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氛围。  

  (作者:陈长宁,系四川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法学博士)

【编辑:田博群】